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景区文化

留一幅画卷在人间

2014-09-24 14:56:22 樱花山风景区 - 最美不过樱花山 阅读

留一幅画卷在人间

 

发表时间:2011-11-23   来源:中国环境报第8版   作者:周雁凌 季英德 见习记者 王学鹏

中国环境报记者周雁凌 季英德 见习记者 王学鹏

人物介绍

  颜景江,山东章丘人,山东嘉业日用制品有限公司总裁。2004年,颜景江只身来到邹平县西董镇,租下3600亩荒山,不种经济林,不盖别墅群,只是劈山引水、调整山势、筑坝拦水、挖坑蓄水、植树造林……昔日的荒山已成为山、水、林、路、鸟和谐共存的秀美生态园。至今,他投入这座荒山的治理资金已近两亿元,但却从未在山上收益过一分钱。他心中还有更美好的图样,他的整个投资计划约8.6亿元。他说,我有一个梦想,就是留一幅天然画卷在人间。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范仲淹《岳阳楼记》里的名句。这位北宋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在山东省邹平县生活了18年,其忧国忧民、先人后己、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高尚品格为后人称颂。

  而千年后的今天,在山东省邹平县又有这样一个人,他以对自然环境的挚爱,为修复山体生态耗尽心血而不改初衷;人在淄博市开公司,却把邹平县的一片山当作自己的一项事业,将经营企业挣来的资金,悉数投到了3600亩荒山治理上,不求任何回报,只为将3600亩荒山变成一幅画——他就是山东嘉业日用制品有限公司总裁颜景江。

  是什么原因让他把精力转移到荒山治理生态修复上来?他自掏腰包不求回报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理念?记者一行日前来到邹平县,走进那片山林,走进那方水系,走进了颜景江的精神世界。在九顶雪花山一处热火朝天的园林工地上,记者见到了正在忙碌的颜景江,不高的个头,因风吹日晒而发黑的面孔,裤腿上溅着泥点,茂密的头发中掺有些许白发。如果不是当地环保局带路介绍,记者根本不敢相信,他就是纵横商海身家过亿的颜景江。简单寒暄后,记者与颜景江聊起了同乡之情,聊起了青春时代,聊起了下海创业,颜景江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言谈中不时发出爽朗、憨厚的笑声。

  颜景江认为,人来到世界上,一定要学会感恩。感恩社会,感恩大自然。如果扶危济困是一种慈善的话,那么绿化荒山、改善生态环境则是一种意义更为深远的感恩式慈善。

  与普通人相比,颜景江的人生可谓充满传奇色彩。毕业于当地的银行学校的他,一踏入社会就当上了银行会计,端上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但仅仅过了一年,有理想有追求的他,便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投笔从戎,成了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普通士兵,当年入伍,当年入党,“小荷初露尖尖角”。

  3年后,颜景江退伍回到地方,凭借在部队的出色表现,进入了山东省淄博市外贸局。上世纪90年代初,外贸系统效益非常好,待遇十分优厚,正是事业发展的好时候,可敢想敢干的他,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职。45岁的颜景江要扔掉铁饭碗下海创业,这一举动,令许多人颇感震撼和意外。

  “老父亲听说后,气得把我骂了一顿。”回想当时的情景,颜景江自己也笑了起来:“当时,国内市场经济已经起步。我想,不能错过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我也要在改革的土壤中开辟自己的一席之地,在开放的浪潮中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凭自己的经验和能力,我相信我一定能成功。”

  凭借过人的胆识和吃苦耐劳的精神,10年时间里,颜景江把他的嘉业公司从几个人发展到上千人,从几万元资产发展壮大到数亿元,年出口创汇达2000万美元,成为淄博市出口创汇骨干企业和山东省省长重点联系出口企业,在上海、广州和德国汉堡都设立了分支机构。

  作为嘉业公司的缔造者,颜景江多次荣获“山东省优秀民营企业家”等荣誉称号,他的企业也多次被评为“山东省优秀民营企业”。事业做大了,有了一定资金实力的颜景江,又开始琢磨新事情:“到了知天命之年,应该为社会做点事情,人活在世,短短几十年,总得为后人留下点什么……”

  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颜景江的名字里有景有水,一如他的名字,他喜欢山喜欢水喜欢景。出身农家和艰苦的生活经历不仅让颜景江养成了俭朴的生活习惯,也让他有着一颗感恩的心。他认为,人来到世界上,一定要学会感恩。感恩社会,感恩大自然。如果扶危济困是一种慈善的话,那么绿化荒山、改善生态环境则是一种意义更为深远的感恩式慈善。于是,他试图寻找一条用青山绿水造福社会、惠及子孙的感恩式慈善之路。

  2003年一个周末,正值“非典”时期,闷在家中许久的颜景江与朋友开车出去游玩,不觉间来到了山东邹平县西董镇的九顶雪花山,一座贫瘠的荒山。颜景江回顾说:“当时的雪花山满目疮痍,多年来当地百姓在山脚下开挖沙石,形成许多大的沙坑,山体遭到了严重破坏,岩石裸露,荆棘丛生,林木稀少,真是惨不忍睹。”

  但连绵的山势,嶙峋的山石,在颜景江的脑海中幻化成美丽的原始画卷,回到家后,他彻夜不眠。第二天,他独自一人来山上转圈,认真思考后,他下定了决心,要把这座荒山买下来,用自己的力量修复这里的生态。“这座山太疲劳了,人们向它索取得太多,人为的病灶也太多,我要通过我的努力让它恢复元气,并把它保护起来。”

  这个想法遭到了妻子的强烈反对,她千方百计让周围的人阻止丈夫租下这片荒山。她担心丈夫无法一心经营企业,从而影响公司业绩。但她更担心丈夫操劳过度体力难支,担心他这把年纪再闯新事业经不起失败。“家人、朋友反对,是担心我。其实,我从45岁下海搞企业,55岁把企业办出了规模,从来没有想过失败。这次,我认为也一定会成功。”颜景江下定决心要干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我从小就喜欢种树,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实现自己的梦想,是人生最大的满足和快乐。我有一个梦想,就是造一座天然的大花园,有了这片山,我就能圆梦了。”

  他说:“我就是一名大地画家,荒山是宣纸,大小挖掘机是我的画笔。我让荒山变绿,让山石成景,借天然之势建一座北方的大园林,留一幅山水画卷在人间,一笔一笔用心去作画,一步一步尽力去完成心中的梦想。”

  2003年底,颜景江找到当地镇、村领导,商量治理3600亩荒山的事。听说颜景江要治理荒山,村书记兴奋的心情难以形容,他说:“颜总,打着灯笼都难找到你这样的有心人,你能帮我们管起这片山,我们太高兴、太乐意了。”

  从此以后,每天从公司到荒山来回50多公里的路程,颜景江几乎天天两头跑,“这8年时间里,上午我在淄博的公司开会、研究工作,下午我就把一切都扔掉,跑来这里,带着一帮人整山整水,围着山走,绕着山转,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看着荒山一点点地变美丽。”

  一开始,出于慎重,颜景江想找个专家帮助规划一下。正好,他的朋友介绍来一位园林设计专家。这位专家在山上转了一圈,说山上应该发展经济类林木,种苹果树、山楂树,还说下次来时会带个规划图来。颜景江一听,当场就婉言谢绝了这位专家。“如果不来个十趟八趟,对这座山是无法产生感情的。没有特殊的感情,怎么会有好的规划创意呢?”通过网上联系,颜景江又请来一位日本专家,这位日本专家的看法是在山上种桂花。但是颜景江认为,山上的气候、土壤对桂花种植并不适合,这个规划也不对他的心思。

  在别人看来,将山体修整一下,种些经济类树木,花费一两年时间就可以了。但是颜景江说:“既然我选择了这个地方,就必须弄好它。要么不干,要干就得干最好。少则五六年,多则十余年,我要倾注后半生的智力、财力,建造一个有规模、有情趣、有意境的大园林。”于是,他投资数百万元买了两台挖掘机、一台推土机及其他设备,组建了自己的施工队伍,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

  颜景江首先在荒山的四周,随山势走向筑起了长10公里、高3.5米的砖石防火墙,“因为车上不去,这些砖和石头都是雇人背上去的。”这里的荒山,由于杂草丛生,以前经常发生山火,城墙建起来之后,不仅起到了很好的防火效果,而且青砖红垛口的城墙绵延蜿转颇有气势,远远望去,极像万里长城,倒成了这山最初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我计划今后沿着城墙修筑3个烽火台,再修上几条小路,爬上烽火台看山景一定别有情趣。”他说。

  河、沟、湖相连,几十万个鱼鳞坑渗水,从干涸蛮荒的穷山,到水系相连,植被茂密,鸟飞林中,鱼跃天池,这些变化无不浸透着颜景江的心血与智慧。他对这里最大的贡献就是水,山上有水就有了灵气和韵味,就有了生机和活力。
  
  颜景江要为这座山找水,因为山没有水,就缺乏灵气,没有韵味,而且也没法绿化。但附近村民好几代人都没在山上见过水,怎样才能让山上有水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为了寻找能引上山的水源,颜景江在荒山周围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他终于发现,山的南边就是黛溪河的源头,经过测量,黛溪河的源头海拔比这座荒山的大沙坑高出10多米,如果能在雨季山洪暴发时将黛溪河上游的雨洪引过来,问题就解决了。这个想法让颜景江高兴了好几天。

  于是,颜景江开始了一项艰巨的工程,从山间挖河,在山中筑湖。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一条长300多米、底宽10米、上宽30米、深26米的明渠硬是成功地挖了出来。利用挖渠的土,在山中的沙坑筑坝成湖,省时省力还不浪费资源。黛溪河是季节性河流,一年有300多天是干枯的,只有在雨季山洪爆发时才能见到水。“山洪的破坏性很强,但它是珍贵的淡水资源,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其利用起来。”颜景江说:“我们在河上修了个小水闸,一到山洪爆发时,就把一部分河水引到湖里,两三年的时间,中心湖的水面就达到了300亩。”

  引水的同时,颜景江又在养水蓄水上动起了脑筋。他雇人在山上遍挖鱼鳞坑,然后种上树,让雨水往山体里渗。他还让人在山上挖掘了多条水渠,总长度达到了3000多米,专门用来收集雨水。这样一来,山体上有了几十万个鱼鳞坑和无数的沟渠,整个山体变成了一块硕大的海绵。以往下雨时,雨水都在瞬间随山势白白流掉,现在一年600多毫米的降水一滴一滴都被吸收到了山体里。若遇到大雨,雨水就会汇流到山上的水渠里,再流入中心湖内。颜景江戏称他的山是“海绵山”。

  颜景江先后在山中挖了5座湖,总水面达到400亩,而且湖湖相连,水大了,上湖的水就会流进下湖,实现了水量的自我调节。最大的中心湖水深有10~18米,湖水清澈透亮。随着水面的增多,越来越多的水鸟来此落户。“现在湖水实现了自我循环,浇树、下渗和蒸发,一年要消耗掉100多万立方米水,但这个差额,又会通过降雨汇流、山体下渗等补回来。”颜景江说,中心湖已经两年没有从山外的河里引水了,但水量依然充沛。

  不仅如此,山周边的地下水位也有了明显回升。四五年前,当地村民打井灌溉田地,打到离地表近20米时才能见到水,但往往抽不了几十分钟就又没水了。现在,老百姓打灌溉井,打下去四五米就能见到水,并且水源不断。颜景江打通的这一水系,极大地改善了周边的生态环境。

  “治水,大禹的父亲用的是堵,大禹用的是疏,我用的是蓄。”通过多年的蓄养水源,原先十分干枯的山体变得湿润了。以往雨量大了还会形成山洪,现在通过蓄水,不仅消除了山洪,山上还出现了几处从未有过的泉眼。记者随颜景江乘快艇进入中心湖岛上时,在岛上就见到了一眼清泉,水清见底,汩汩流淌,已被修成了景点,一年四季泉涌不断。岛上还种满了垂柳,伴着轻风在湖边随风舞动,让记者不禁想起了唐代诗人贺知章“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名句,恍若来到了水乡江南。

  “我对这里最大的贡献就是水,一座山有了水,就有了灵气和韵味,就有了生机和活力。”颜景江说。自从引来了水,颜景江就按照自己的规划设计,开始修复山体,植树造景,建设生态园林。

  在这样的荒山上怎样植树并保证成活率,颜景江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由于原来的山体都被破坏了,他就让工人在坑里先填上土,平整后再挖上鱼鳞坑,然后浇水并施上鸡粪,把土培好了肥力再植树。尽管程序复杂却很有效,种植的首批黑松成活率就达到90%。几年时间,颜景江组织工人栽种了24万棵具有10年以上树龄的黑松,如今已漫山苍翠。

  喜欢樱花的颜景江还别出心裁,遍访国内外樱花产地,寻求樱花优良品种,在山上栽植了3000株日本樱花树,从山脚下沿山路两侧一直到山顶,形成了5公里长的樱花道。

  走在樱花道上,路两边的樱花树长势旺盛,不时有尾巴长长、羽毛艳丽的山鸡慢悠悠踱过山路,“除了你的笑脸,什么都别留下”、“距离产生美,谢绝亲密接触”等保护环境的温馨提示随处可见,闻着路边不知名山花的清香,听着耳畔清脆的鸟鸣声,置身于这种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环境,怎能不令人心旷神怡。

  治理3600亩荒山,颜景江付出的不只是金钱,更是心血。在这些年里,他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和坎坷,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他都始终不渝地坚守着“建一个生态园林”的信念。2006年春天,他的两个腿关节发炎导致水肿,别说爬山,连走路都走不了。他找人抬着他,架着他,依旧天天上山,亲自在现场指挥,现场干活的工人们都感动不已。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作为外贸出口企业的嘉业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经营压力,曾经有两个月一张订单都没有,而原先积攒的企业利润又让颜景江拿来投入了荒山治理。他迅速调整了企业经营方向,含泪裁掉了部分员工,扭转了经营上的被动局面。而荒山治理的投资需求实在很大,无奈时他暂停了个别治理项目。颜景江告诉记者,他正在想办法,资金问题难不倒他,任何困难,都挡不住他留一幅山水画卷在人间的梦想。

  干枯的荒山变成了山清水秀的生态园区,许多人建议颜景江在山上盖别墅,搞房地产。颜景江说:“我不是来圈地圈钱的,也不是来开发房地产的,我只是喜欢山水,想改善这里的生态环境。”

  经过数年改造,3600亩荒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生态环境恢复了平衡,实现了“小雨山坡不显湿,中雨地湿水不流,大雨有水不出山,暴雨不积排入河,大旱之年不缺水”。站在山顶俯瞰山景,处处生机盎然,翠柏滴绿,水波荡漾,水陆联网成片,山、水、林、路、鸟和谐共处相得益彰,曾经的荒山荒滩已如“世外桃源”。

  颜景江告诉记者,目前山体80%已完成绿化,3000株樱花长势良好,24万棵黑松在山顶坡间生长茂盛。垂柳、水杉、玉兰、黄栌、五角枫等数十个品种的林木分布在湖沿、渠旁、路边,生态园林景观乍现,成为城市近郊的天然氧吧。颜景江给这片山取名为嘉业生态园。去年年底,国家水利部将这里命名为全国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

  昔日的荒山野岭变成了山清水秀的生态园区,许多人建议颜景江在生态园内盖别墅,搞房地产,不仅能回收资金,还能大赚一笔。但颜景江没动这个心思,他说:“这里一旦搞起房地产,就会破坏整体的山景,我绝对不会去尝试。我不是来圈地圈钱的,也不是来开发房地产的,我只是喜欢山水,想改善这里的生态环境。”

  让颜景江欣慰的是,在这绿化荒山的8年里,他和附近村的许多村民成了朋友,老百姓们都喜欢他。每到逢年过节,颜景江就通过附近村的村干部给村里的老人送礼品,村民们也都争相给他送苹果、送花生、送青菜。

  去年,74岁的杨李村村民王玉祥,以“愚友”名义给颜景江写了一首长诗,颂扬他绿化荒山不计回报。诗里这样写到:“昔日秃岭不毛地,而今变作生态园,穿山凿岩南水调,筑渠铺路北山前,碧湖波涌飞白鹭,长城蜿蜒腾山峦,奇花珍木清香溢,九霄天池落人间;八方宾朋游此地,心神怡荡飘若仙,湖上泛舟观鱼跃,长城登临览群山,情人相会仙人桥,伴侣臂挽天池边,天下美景尽眼收,不是江南赛江南;一代风流君可鉴,胸怀祖国天地宽,富豪勿忘老百姓,贫贱必做好儿男,钱似流水淌万家,财如甘露润千田,百姓助我擎天力,君为万民开清泉。”

  2011年1月23日,一位卖豆腐的村民也专门给颜景江写了一封信,感谢他为“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岛、一花”的付出,表达对颜景江不图名、不图利、绿化荒山的敬佩之情。春节过后,颜景江特意把王玉祥、卖豆腐的村民还有一个瓦匠请到家里做客,4个人把酒言欢,畅谈了整整一个下午。

  现在这片荒山已经治理得有声有色了,有好朋友劝颜景江,应该停下来休息休息,享受一下了。但他总是笑着摇头说,只要还有能力,只要有利于改善生态,我就不会停下来。他说,一个好的园子,至少要花10年的时间才能打好基础,至少要花50年的时间才能成为精品园子,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幅画,他这辈子就想作好这一幅画。

 

 

采访札记

追逐梦想所以快乐

周雁凌季英德 王学鹏

 

  梦想是人生的一种动力,一种精神支柱。颜景江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为了追逐梦想甘愿付出任何代价而不求回报。

  一遍遍聆听采访录音,一次次打开笔记本查看采访内容,脑海里总是闪过颜景江因风吹日晒而发黑的面孔和朴实憨厚的笑声。

  颜景江犹如雪花山上烂漫的山花,低调而不张扬,靓丽而不华贵。他8年如一日,把财力、精力投入到荒山治理上,只为了心中的那一个梦想。他在3600亩荒山上尽情地挥洒他的画笔,勾勒他的田园梦想,描绘心中那一幅山、水、林、路、鸟的生态画卷;8年里,有很多磨难和挫折,他从不言弃;8年后,荒山变“桃源”,开发即获益,他不改初衷。“我这一辈子,就画这一幅画,看着这幅画一天比一天美,我就无比快乐。”

  追逐梦想,所以快乐。颜景江的这份快乐,源自付出,源自执着,源自舍弃。以感恩社会、感恩大自然为前提,他无私奉献,用青山绿水造福社会、惠及子孙。

  追逐梦想,所以快乐。正是有了颜景江对梦想的一路追逐,3600亩荒山才回归了苍翠,鸟儿飞回山林才有了家。

 

  本文由:樱花山风景区www.yinghuashan.net 整理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