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景区文化

樱花山,相逢在秋色

2014-09-22 13:35:27 樱花山风景区 - 最美不过樱花山 阅读

樱花山,相逢在秋色(散文)

文   /  成娜

 

  美的风景就像一曲动人的首歌,坐在观众席里聆听那是一种轻松的享受,站在舞台上表演那是一种激昂的陶醉。

  位于邹平县九顶雪花山的樱花山也不例外,它的美丽也像一首动人的歌,对它有了最初的感动,便有了念念不忘的情结。

  我第一次被樱花山的美丽所捕获是从朋友的博文里,妙笔生花的文字加上景色亮丽的图片把我的视觉一下就吸引了过去。那景致简直就像一块美味十足的大馅饼,从内到外都透着色与香的诱惑。那个季节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一季的柔风吹绿着山,吹皱着水,吹暖着赏花的人们。在人间四月的美好里,樱花山的樱花迎来了它最美的时光,它盛开着,缤纷着,热闹着。它华丽地出场,把春天的娇美以盛宴的形式表现出来。春天的嘉业,樱花是最美的天使,可惜的是,我没有赶上那场繁花的盛宴。

  樱花山,一直想为它的美丽赴一场约会,只是我的脚步总在牵绊里踱来踱去,所以春的缤纷与夏的热情都被我耽搁了。其实,我真的不想只是站在风景之外,远远地做一个观众,我更希望能深入它的腹地,走进那个华美的舞台,用一个演员的姿态,去体会去感受嘉业生态园每一株树的青翠与每一片水的静幽。

  当秋的色彩在原野上浓抹重彩地悬挂起来,雪花山的仪态也越来越丰盈了。那天,范廷伟老师的一个电话让我又唤起了对樱花山的念想。他说樱花山的红叶正当时,可以为深秋的红叶写一首赞歌了。于是便随他欣然前往。

  去的时候有点匆忙,相机没带,所以只能用眼睛的直观与心灵的感应去体味去触摸这让我思慕了好久的园林。下午的阳光依旧满地金黄,它的热量正一点点从灿烂里往外退。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寻找霜染的红叶。从南路走了一段时间,听说北路枫树多,我们就避开樱花长廊,从山的北路往上走。没多远,真的有红叶迎入眼帘。虽说红叶没有成片地燎原成漫山的红火,却也绝对会有如霞似锦的叶子让我们激动不已。五角的枫叶,椭圆的黄栌,还有些不知道名字的叶子,都在深秋的余韵里以自己的方式抒写着对秋的爱恋。“霜叶红于二月花”,真得不仅是因为它的那份红艳,更是因为叶子对生命的执着和那份纯美。

  秋天虽说萧瑟了些,对于大自然来说,萧瑟也是一种别样的美丽。樱花山的秋色也一样,在秋天的静默里,它浑然透着一种恬淡而宁静的美。我也是爱秋之人,相对于春的烂漫与夏的酷热,我更喜欢秋的深沉。再加上有了红叶的装点,对秋的喜爱也就更深入了许多。没想到与樱花山的第一次相逢,竟然是在最浓的秋色里,加上有了红叶的相伴,这相逢便有了更深的意义。兴奋之余也欣然写了两句诗,起名叫《在最美的时候遇见》:


  脚步总在牵绊里踏错节拍

  花的美丽是一声盛宴

  心情错过了缤纷

  只在无语的失落里描摹一株树的清瘦

  

  秋的寂寥染红着相思

  叶子唱着最后的歌

  燃着三个季节的爱恋

  焚烧着目光

 

  在最美的时候遇见

  红遍原野的脉络

  卸载着遗憾

  

  这首诗的意思就是说,我没能在繁花盛开的时候去欣赏樱花山的缤纷,但在迟来的秋色里,却收获了红叶的感动。

  第一次与樱花山的亲密接触,终究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能够痛痛快快地走完全程,所以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回到家,我把樱花山的美景与红叶讲给家人听,没想到老公和儿子也被打动了。又是一个周末,我带着家人再次踏上了樱花山的行程。

  初进樱花山,老公和对儿子就对清澈的湖水和岸边的垂柳大加赞美,随着目光的前移,他们的赞美声更是连连不断。老公和儿子总是“不走正道”,在山的南路,刚踏进樱花长廊的大门,他们便被环山溪的牌子所牵引,于是大路不走,专门拾级而上沿着环山溪而行。环山溪是依山而建的水利设施,雨季逢水,它便以溪的形式存在,旱季清闲,它便以路的形式存在,所以,不同的季节它会以不同的面孔呈现在山野。

  我没有走过环山溪,也不知它会通到哪儿去,对我这个一知半解的向导来说,能不能走到山顶还真没处说。在环山溪上行走,不知怎么竟然一下想到了柳宗元的《小石潭记》,“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倘若在夏季,沿着这儿走,会不会也有让人爽心悦目的小石潭冒出来呢?不过,在这样干旱的季节,即便有也是看不到的。没想到,沿着环山溪探路,竟然也有满眼的枫树来柔和我们的双眼。那些霜染的红叶比起前几天来明显少了许多,大多数的红叶随着一场风的强劲而纷纷坠落,只留些枝的影子在风里舞动。沟里满是干枯的叶子,厚厚的积着,踏在上面,有咯吱咯吱的声音。不过有些枫树的叶子依然繁茂着,叶子是黄色的,像被烫了金,黄得耀眼,也煞是好看。

  沿着环山溪走了一段,就到了与樱花长廊的会合处,于是我们再沿着樱花长廊继续往山顶走。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樱花树上的叶子还静静地悬挂在那儿,只是这次,那些叶子几乎全部落光。路的中间很干净,厚厚的落叶卷缩在路的两边,像是特意为这樱花路配上了两条褐色的围脖。在我看来,这深秋里的樱花路,比起春天挨挨挤挤的繁盛来,反而有一种超然冷静的脱俗之美。其实,不管季节多么荒凉,我这喜秋之人,总能从它的深沉里找到到属于我的感动。

  我们到达天池的时候,风更大了,或许是高处不胜寒的缘故,我竟然冻得直打哆嗦。风呜呜地叫着,在秋末冬初的清冷里,显然有了威严的气势。天池的水被太阳照得明晃晃的,风吹着水面,把一层一层的涟漪推到岸上,并且发出啪啪的响声,有种海浪拍击沙滩的味道。

  站在天池的方位从环绕它的垛口处登高远望,那景致又完全不一样了。山谷里的树有了立体和分明的层次,红的,绿的,黄的,各种颜色的树木交错分布着,高高低低,远远近近,就像一幅大型的水彩画,就那么气宇昂然地悬在了面前,让人的眼睛有点应接不暇。再往远处观望,山色迷蒙着,虽说山下的阳光很好,但从山顶上望去,却雾气弥漫的样子,所有的景致都像沉在了梦里一般,那种飘渺让人浮想联翩。我想,这应该是深秋特有的景象吧,这次真得没白来。

  还有低处的湖泊与小路,也都星罗棋布的样子,为这自然的大美作着点睛之笔。这种境界很像苏轼在《饮湖上初晴后雨》中的描写的那样,“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只不过那是西湖晴天与雨后时间上的交错这美。我把这两句诗用在这儿,那是樱花山低处的湖水与高处的山峦在空间上的错位之美。不是在深秋,不是在这样的晴朗里,恐怕寻不到这样的感觉。特别是低处的湖泊,远远看去,就像落在大地掌中的明镜,让人的心忽然就有了一种亮堂堂的感觉。刘禹锡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在这儿我给他篡改一下叫“山不在高,有水则灵”。真的,一座山的美丽,离不开水的灵动,倘若少了水,这山也就少了灵气。让人欣慰的是,樱花山的精华之笔就在这儿,五个大大小小的湖泊连接着,可以垂钓,可以泛舟,它就像五颗夜明珠镶嵌在大山的怀抱,让人的视觉有了光亮的牵引。

感谢建园主人的远见与胆识,感谢他以卓越的成效把曾经荒芜的九顶雪花山变成了现在以休闲旅游为主的秀美园林。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这华美而清爽的去处,也相信会有更多的文人墨客为樱花山的亮丽与清秀写下美的赞歌。

  “相逢是首歌,同行是你和我”,在深秋的余韵里与樱花山相逢,真得是一首令人愉悦的歌。

 

  本文由:www.yinghuashan.net  樱花山风景区 整理发布